大数据、电商 唤醒国企沉睡的数字资产 | 激活隐形国资②

国企,由于所处行业和角色、地位的特殊性,使其在过往基础上积累了海量、独特的优质资产。随着数字信息技术的发展,这些依附于企业资源基础上形成的大数据资源,建立于企业技术、客户、渠道等优质资产之上的电商资源等等,如何在网际网路时代释放新的经济活力?

第二次工业革命来临之前,石油还只是作为一种黑色液体并无用武之地,谁也未曾想到,之后其能成为工业经济的「血液」。而今,网际网路信息革命的强劲爆发,仿佛也在重复同样的历史,攸关企业命运的「数字石油」已悄然隐藏于经济运行的细密精微之处,亟待深度勘探和挖掘。

当前,企业竞争力的较量,已越发体现为数字资源採掘力和利用率的全面比拼。企业间资源禀赋存在天然差异,必然决定其资源体系的核心价值存在悬殊,而优质资源企业能否迎着网际网路技术大潮将自身核心价值进一步放大和提升,成为其保持绝对优势的关键。

如果延续传统的经济资源投资、开发、生产和转化思维,国企终将难以突破旧有价值链条的束缚,从而难以发现优质资源深处的价值蓝海。对于转型升级进程中的国企而言,通过「+网际网路」来唤醒沉睡的数字资产,绝不是「轻拍慢摇」式的点到为止,一场摧枯拉朽式的数据资产重塑运动已如箭在弦。

2016年,联通大数据携手中国教育电视台,联合推出中国首档「大数据趣味经济脱口秀」节目——《说话算数》,首次试水内容生产领域,实现了「大数据+大媒体」的跨行业营销碰撞。

亟待开採的金矿大数据

将大数据视为企业的一笔无形资产,已经成为数字时代赋予企业的全新命题。就无形资产的类型而言,主要是指企业永久性拥有的货币资金、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其共同特征在于价值性、稀缺性、难以替代性、难模仿性以及企业获取资源的价格小于其价值等。

按照上述特征比照「大数据」,其作为企业无形资产的必要性得以凸显。数据是企业现实生产经营过程中的产物,与企业「人、财、物」等生产经营资源一样,具有同等价值。而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大数据」,已经开始服务于生产经营活动,创造经济价值。因此,大数据之父维克托曾预测:「数据列入公司资产负债表只是时间问题」。

正是从2009年开始,「大数据」如一夜春风般袭来,成为国内企业争相追逐的流行词汇。正如马云所言,在「大家还没搞清PC时代的时候,移动网际网路来了,还没有搞清移动网际网路的时候,大数据来了」。

从有所耳闻到研发布局,经历了近三年的观望和探索,中国企业直到2012年才得以进入大数据投资元年。同年的4月和7月,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和阿里巴巴先后涉足大数据业务,而差别在于,前三者的涉足方式是成立以大数据业务为中心的高新园区,后者推出用于优化阿里巴巴电商营销策略的「聚石塔」大数据平台,并设立企业首席数据官岗位(CDO),负责推进集团「数据分享平台」战略。由此不难看出,两类企业在大数据相关领域的投资深度已经呈现出显着差别。

随后,国企范围内试水大数据的企业,渐渐从三大运营商蔓延至传统行业的各个领域。从行业整体来看,电力、石油、煤炭、化工、航空、建筑、制造等领域国企普遍建立起不同规模的数据管理系统;从企业内部来看,从市场营销、仓储物流、生产加工、设计制造等多个环节,均有大数据身影的闪现。

「过去三到五年里,绝大多数国企对于大数据的认识经历了很大的改变。三年前,很多企业认为大数据是一个炒作概念。现在来讲,大多数企业普遍认为大数据是一个值得重视和投资的项目或领域。」信息技术研究和顾问公司GartnerCIO研究总监陈勇对《国资报告》记者表示。

然而,这是否就意味着国企的数据资产管理体制已经趋于成熟?国企的大数据资源已经最大限度地转化为「看得见」的价值?对此,陈勇给出了答案:「就电力、电信、石油等领域的国企而言,他们手中的确掌握、积累了很多资产,但目前还没有把这些实实在在的资产转化为价值。」大数据对于现阶段的国企而言,是一座亟待开採的金矿。

国企开发大数据面临哪些阻力,应採取怎样的对策?

从顶层设计入手,连接「数据孤岛」

现状数字信息技术织就的一张虚拟网络中,企业经营交易活动正在以各种形式被记录、储存。然而,对于国企而言,庞大而纵深的产业链条上所附着、记录下的海量信息,就像一个个「数据孤岛」,散落于不同部门、不同的数据仓库中。而不同专业条线数据的採集逻辑、统计口径的独立性,导致不同来源数据间缺乏关联、尚未形成统一的企业数据视图。

深究其原因,造成企业大数据碎片式存在的症结在于顶层设计的缺失。作为新一轮「大数据」浪潮的根基,早在2009年,国资委就制定过央企信息化的「登高计划」,并首次提出建立首席信息官(CIO)制度。然而,央企信息化建设的组织架构大多数被设计成了这样一种模式:某业务副总主管信息化,而具体信息化工作以信息中心、信息技术部等二级部门实施。

这一模式延续至今,可能导致企业的大数据思维仍简单停留在条块化的收集、存储阶段,无法实现跨专业、跨领域的综合分析,限制了数据价值的发挥。

对策数据技术的意义绝不仅仅在于掌握和拥有,而在于对这些含有意义的数据进行集成和专业化处理。换言之,如果把大数据比作一种产业,那么这种产业实现盈利的关键,在于提高对数据的「整合能力」,通过「整合」实现数据的「增值」。将大数据上升至企业战略层面,是治理孤岛现象的一剂良方。

「其实,国外甚至国内一些领先企业会设置CDO(首席数据官)的职位,在企业内的层级很高,国有企业就没有看到过这一职位。可以说,国企在谁领导大数据这一事情上,还没有将其看的很重,未上升至战略层面。」陈勇称。

之所以如此重视顶层设计,在于从IT角度出发需要将企业构架分为四个层次:业务流程层、信息层、软体和硬体设施层面。「国企目前的CIO主要是管理后两个层次,而高层次的大数据融合就需要CDO来完成。可以说,CDO在参与企业管理中发挥的作用,与企业数位化战略的深度正相关。」陈勇表示。

从营销到生产,结合场景才具价值

现状大数据之于企业究竟意味着什么?如果对这一问题缺乏认知,极易造成投资的事倍功半。

「从大数据分析应用的方向来看,多数国企还停留在面向最终用户的一端。主要是分析消费者行为,制定营销方案。其他领域用的比较少,像石油、石化在冶炼、勘探等特殊领域有所涉及,但更深入的应用就很少看到。」陈勇介绍。

对于大数据的分析应用,最主流的平台便是电商。无论是针对竞争对手制定价格竞争策略,还是针对特定消费者进行智能化营销,均是一种市场营销行为。据统计,目前大数据所形成的市场规模在51亿美元左右,截至2017年,此数据预计会上涨到530亿美元。照此推算,大数据仅仅停留在终端营销环节的应用,将难以引爆如此规模的市场空间。

对策回答上述问题,国企凭借手中掌握着的优质数据资源,可以将分析应用范围更加深入地锁定到产业的设计、制造甚至是技术的创新环节。大数据只有和业务场景结合才能实现商业价值。

以电力大数据应用为例,数字资产价值呈现出全新的增值效应。一般而言,电网业务数据大致分为企业生产数据,企业运营数据,企业管理数据三类,目前国家电网已经将大数据应用于智能电网的发、输、变、配、调、用六大环节之中。以国网上海市电力公司为例,其基于大数据平台开展的区域设备故障量预测分析,预测未来一天或者一个月各区域、不同电压等级的设备故障量精度达到70%以上,有效缩短故障抢修时长。据统计,国家电网大数据随着2016年的全面推广,预计总节支将达到2.52亿元。

事实上,大数据资源的独特魅力就在于其具有灵活性和开放性等特征,其与制造业相遇后,必将擦出个性的火花。对此,陈勇认为:「从大趋势来看,制造业正在从规模化发展朝着精细化方向转变,对于制造业而言,大数据的意义就在于更好的实现柔性制造。」

颠覆传统,勇于创新商业模式

现状除了数据孤岛、应用单一之外,导致国企在大数据挖掘、利用方面动力不足的另一大因素在于,当前投资、应用大数据仍然无成熟模式可寻。而企业领导者的创新勇气依然不够。

对此,南方航空首席信息官胡臣杰曾公开表示:「企业最大的挑战其实不是技术,IT部门一些领导不愿去冒险,其实并不是他对自身技术不自信,而是止步于企业关于风险概率的顾虑。真正的挑战其实是怎样和自己企业实际情况去结合,引导业务单位甚至是管理层接受一个新模式新观念。」

透过胡臣杰的言语,不难看出当前国企在大数据开掘和深挖过程中的迟疑和困惑。与网际网路企业的冒险精神不同,国企在长期管理运营中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成熟的管理模式,大数据更多地被看做是进一步提升这套管理模式的路径,从而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应用局面。

策如何借助大数据等独特价值资源,展开创新性探索,纵观世界强企无不做出了有益的先期探索。作为制造业企业成功转型的典型范本,GE的步伐称得上大胆、新奇。自其2013年6月,宣布推出第一个大数据分析平台后,GE董事长兼CEO伊梅尔特就明确提出「数据将会成为GE未来的产品,向服务商转型」。这一模式的颠覆性在于,它重塑GE与上下游企业间的生态关系,基于企业在航空、医疗、能源生产与分配、交通运输及制造等领域积累的数据财富,充分挖掘资源价值。

无独有偶,处于行业低谷期航运业巨头马士基同样从大数据中赢得了生存的一线转机。2011年,马士基航运曾公布其全年亏损5.53亿美元,而短短一年内便迅速扭亏为盈,实现2012年盈利4.61亿美元。对于这一戏剧性转变,大数据的作用不可小觑。马士基通过借助大数据优化航线和提高班轮准点率,为企业奠定了差异化竞争的基础。

就商业模式创新而言,无论是提供大数据服务直接「变现」,或是利用大数据实行差异化竞争,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不断遭遇瓶颈的当下,国企亟需通过深度挖掘数字资产价值,来尝试寻找价值蓝海。

对此,陈勇建议:「新技术发展迅速,层出不穷,这些技术改变的不仅是企业提高效率,更深层次地改变了『做生意』的方式。企业对IT的要求,已经由原先单一的要求,变成两个不同的要求,即原先单一的要求主要表现为系统要安全、可靠,满足企业的正常运营,现在则是在这一基础上,要快速适应市场变化,探索未知世界。唯有具备这种双模IT能力的企业,才能更好在网际网路竞争环境中生存」。

成长路上的价值回归电商

与大数据的异曲同工之处在于,电商同样是国企基于自身独特价值资源衍生出的数字资产,只是这些资产一部分还在沉睡亟待盘活,一部分正在挖掘但需调准方向。

回顾电商发展脉络,不难看出,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其作为网际网路经济对传统产业最具变革力的产物,整体发展已由跑马圈地式的疯狂蔓延,逐渐走向提昇平台内在价值的理性回归之路。低价、併购、上市、融合……当各种常见电商竞争策略,在经历纷繁变幻、组合后,依旧如「二八定律」所预言,市场进入相对稳定的格局态势。

这一各路豪杰云集的市场丛林中,国字头电商始终有着相对独特的发展主线:就创业缘起而言,大多数国企选择电商是市场危机之下的应变之举;就平台定位而论,既有基于大宗商品的B2B,也不乏生活服务型的B2C;就运营机制而论,始终游走于沉重稳健与灵活创新之间。在企业母体基因与行业外部环境等因素的交织下,国字头电商平台的价值回归之路註定要经历漫长而曲折的过程。

不过,网际网路经济的生命力就在于层出不穷的市场机遇,而这恰恰为国企盘活电商资源价值、挖掘电商潜力提供了清晰的脉络和方向。

价值链上打造电商生态体系

现状价值链对于企业竞争的意义在于,互不相同但又相互关联的生产经营活动体系中,构成了一个隐形的价值创造过程,忽视了这一价值链的存在,则意味着企业竞争陷入松散结构,从而不堪一击。

其实,观察国企电商的分布领域,一个现象值得关注:当前,国企电子商务大多基于企业採购、加工、物流、交易等某个单一环而的成立。分析其原因,这与国企触网的市场环境密切相关。在经济发展的一定阶段内,市场需求量总是相对稳定,而线上、线下交易量定位则呈现此消彼长的关系。面对电商企业对于市场利润的大规模吞噬,国企集中掀起了一场电商转型潮。

在网际网路企业既定的电商规则下採取跟随式打法,或是直接将电商基因嫁接进国企肌体,虽然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库存压力,但电商业充分的市场化竞争,让国企起初具有的品牌、资源优势逐渐弱化,电商平台成长开始乏力。

对策对于国企而言,长时期的规模化发展促使企业在产业上下游以及内部不同生产环节积累了大量富矿资源,而其对于电商资源挖掘的最大意义就在于,为其整合价值、构建网络提供了强劲基础。

在此方面,中石化基于自身22年的电子採购经验建立起了全国首家工业网际网路电商平台——易派客,开始立足于企业天然的供应链体系发力电商,定位不可谓不鲜明。此外,宝钢集团欧冶云商的风生水起,也得益于其实现了供应链的信息化。

「宝信软体除了给宝钢自己做服务以外,还可以给自己价值链上下游提供服务,我认为这是在产业链整合方面做得比较好的。但是能够跨设计、制造、服务等环节,做到价值链信息化,形成价值网络的,现在还比较少。」国务院国资委国资监管信息化专家组专家姜奇平接受本刊记者採访时表示。

不可否认,电商这一新型网际网路经济形态,已经超越了企业原有的战略能力和组织能力。此时,国企不妨跳出对电商模式循规蹈矩式的模仿,敢于主动出击。在自身核心价值链基础上,找准市场需求点。有针对性、有目标地向网际网路延伸,实现「+网际网路」的战略升级。

工业B2B应成国企电商主流

状按照交易对象的不同,国内电商主流模式分为B2C(企业对个人)、B2B(企业对企业)、C2C(个人对个人)三大类型。针对国企电商的分布情况进行分析,由于国企多分布于产业链上游,B2B占比相对较大,同时也不乏大量B2B、B2C模式混搭的情况。在国家电网国网商城、中船重工中船易采等平台上,不仅能够看到专业领域的原材料、辅助装备等在线交易,食品、书籍、数码、家电等消费品类也被摆上了「电子货架」。

对此,在中国电子商务创新推进联盟专家委员会委员曹洪看来,因为B2C平台交易频繁、流量巨大,追求的是交易效率和物流效率,这是B2C平台盈利的关键。而对B2B平台而言,提供便捷、快速的流动资金管理和融资服务,提高库存周转率和供应商的协同创新能力,远远比提升交易效率重要。

两个模式,两种侧重。国企採取B2B与B2C模式共存的发展策略,极易陷入「顾此失彼」的战略误区,国企原本的产业资源优势难以充分发挥。

对策国企电商究竟是更适合採取B2B模式还是B2C模式?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副秘书长万东辉对本刊记者表示:「目前,B2B占到中国整个电子交易规模的八成。我们每一家国企都有专注的领域和方向,未来可以搭建专业、垂直的B2B平台,这对于未来的转型升级释放出更大的作用。」

其实,国企电商平台在B2B与B2C模式上的发展,已经呈现出鲜明的发展态势。作为中国五矿的B2B电商平台——鑫益联自2014年5月投入商用至今,已经实现电商平台的初步繁荣。2015年,「鑫益联」电商平台全年累计交易量1350万吨,交易金额达330亿元。而国企中能够实现这一交易规模的B2C电商平台,却寥寥无几。

对于未来国企持续发力B2B,万东辉认为还有一大优势在于其基于自身历史,积累了大量经验。在他看来,工业B2B商业体系的打造,是国企多年沉淀的供应商、採购商的这种合作基础。已经不仅仅是靠人,而是靠流程、制度和规范,这跟很多中小微企业不一样。

共享经济下,整合的意义大于新建

现状如果说电商是国企手中掌握的一种数字资源,那么,这种资源是否可以实现开放、共享,值得深思。延续传统经济思维,国企布局电商业务的形式仍就以企业新建为主,这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同领域、同类型电商资源过剩的局面。

以钢铁、煤炭为主的大宗商品电商为例,据统计,目前通过钢铁企业、钢贸企业以及第三方搭建的钢铁电商总数已超过200家,在全国大宗商品电子商务企业中占27.6%。其中,近两年新建的电商平台数量占据半壁江山,呈现集中爆发态势,五矿、宝钢、神华等央企也纷纷在这一时期加入其中。

对于这一井喷式发展,中国金属材料流通协会会长刘雷云认为:「企业不要一窝蜂全去搞电商,否则过不了几年也会过剩,企业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

对策一窝蜂式的同质化竞争背后,是传统企业还未真正捕捉到网际网路经济的亮点。在电商行业发展的全新阶段,共享经济对于电商模式的创新性改造已经逐渐显现。如何最大限度的挖掘国企自身拥有的电商资源价值,向更加开放化和平台式的方向发展极具现实性。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万东辉看到了未来国企资源整合更为明确的方向。他表示,现在国企打造的电商平台是开放的,而未来市场依然是开放的,但在开放的过程中,一些「大而全」的电商平台,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就相对务虚。只有在垂直领域更专注、更务实的B2B平台,才对整个产业的优化和创新产生真正的价值。

「定制化」重新挖掘电商价值

现状如果仅仅将企业手中的电商资源看作电子的交易的平台和窗口,这意味着电商的另一重价值正在被闲置。随着工业4.0、大数据技术的应用与发展,事实上,电商已经不再是一种工具,而是基于个性化定制与柔性化生产的供应链整合,诸如C2B(消费者到企业),C2M(顾客对工厂)等新型商业模式均在此技术上出现。

然而,目前能够真正大胆、主动尝试这一领域的国企电商还为数不多。分析其原因,姜奇平表示:「目前央企的收入更多是通过规模化来获得的,不是通过差异化获得的。现在我们的信息化都在强调集中,但网际网路的本质是分散、多元化和个性化,而这正是央企的弱点所在。如果「网际网路+」做了半天,是集中、集权,那又回到工业化的老路上去了。」

着眼于电商发展的这一趋势,国企电商亟需摆脱传统的僵硬模式。

对策国企发力电商C2B的突破口究竟何在?此时,大数据为企业提供了未来的方向。工业时代随着网际网路在商业领域的持续扩散,一个又一个环节被「网际网路化」,即该环节涉及的各个合作方可以通过网际网路实时共享重要的商业数据,从而大大提高商业协同和决策的效率,以消费者为中心的C2B模式拥有了越来越坚实的支撑。

可以说,国企依靠长期而大量的用户资源和产业交易数据,在此之前已经成了多种定制化产品。而现在更多的是将大数据与电商平台做全方位的嫁接,从而放大国企在此方面的资源优势。而这种放大效应的背后,取决于国企电商模式的灵活转型。在姜奇平看来,网际网路不仅仅是应用。所谓应用,是把技术照搬,对商业不发生本质的改变。如果从应用阶段深入到转型阶段,就要求商业本身发生变化。

结语

其实,无论是大数据资源价值的最大化整合也好,或是电商资源的最有效利用也罢,本文仅仅选取了网际网路技术在国企中沉淀下的两大典型性资源加以探讨和论证,以此向企业管理者传递一种全新的资产价值衡量视角和资源转化形式。

之所以称大数据、电商为亟待唤醒的数字资产,在于这部分资源能够真实地转化为企业价值。如果使其长期沉睡或随意散落,某种程度上无异于国有资产的一种隐形流失。未来,在国有企业主动触网的进程中,与此相类似的数字资产仍将层出不穷,但其本质是对企业数字资产管理能力的综合考量。

因此,国有企业如何提升数字时代的价值管理本能,才是这一话题背后隐藏的终极命题。生存于网际网路时代,国企数字资产管理能力的薄弱之处并非在于技术应用的滞后,更多时候呈现出的是对网际网路千奇百怪的技术名词的无所适从,盲目照搬的结果便是陷入邯郸学步式的管理窘境。自身核心价值资源的独特性,是国有企业不应忽视的立根之本,「+网际网路」一定是激发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催化剂,唯有如此才不会本末倒置。

回复以下关键词

给您曾经错过或忘却的精彩

中国黄金/诚通/市值管理/华生/曹凤岐/创新/宋志平/钢铁/去产能/员工持股/人才/科兹/三菱/投资运营公司/湖北/广东/国家电投/航天科技/中车/核潜艇/中国节能/李曙光/国新/神华/国家电网/颠覆央企/马泽华/宁高宁/刘德树/中兴/海康威视/中石化/十大新闻

/深圳/国投/罗钾/2016会/通号/私有化/混改/张卓元/弘毅/国药/双创/电科/稳增长/王忠禹/供给侧/胡鞍钢/中交建/刘起涛/建设科技集团/境外国资/一带一路/新加坡/新兴际华/熊猫/纪委/中冶/德国经济/央企重组/中远/央企级别/负责人